<tbody id="mcym8"></tbody>
  • 内页-资讯
    资讯 动态专题书评业界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动态

    徐皓峰短篇小说集《处男葛不垒》新书发布 2017-05-09

    把青春交给艺术:戴着镣铐的涂鸦

    ——徐皓峰小说集《处男葛不垒》新书发布

    2017年325日下午,徐皓峰小说集《处男葛不垒》新书发布会于北京涵芬楼书店举办,作家徐皓峰、编剧史航、青年批评家杨庆祥、青年作家蒋方舟出席活动。本次活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


    收在《处男葛不垒》中的小说,都属于作者的少作,创作期“涵盖了青春的初始与结束”。作为美院附中及电影学院导演系学生,青年徐皓峰汲汲于艺术之真谛,这些作品里可以瞥见一抹西方现代文学艺术的魅影,九十年代原乡北京的风貌人情,青春雀跃驰?#19994;?#30086;域。所有的单纯、稚气、幻想和想象无不打着童贞的烙印并且不复重现。这部小说集还收录了徐皓峰在中央美院附中油画专业学习时创作的六幅油画,从另一个角?#26085;?#29616;了徐皓峰的创作才华。


    电影人身后的文学青年

    徐皓峰走进大众的视野主要?#19988;?#20026;电影。2011年,古装武侠电影《倭寇的踪迹?#33452;?#36215;国内外广泛关注,该片入围威尼斯和多伦多两大国际电影节,并斩获多个奖项。2012年底,王家卫执导、徐皓峰参与编剧的电影《一代宗师》上?#24120;?#24433;响巨大,他更是凭借此片荣获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20157月,陈凯歌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电影《道士下山》上映。同年,徐皓峰首次涉足商业电影,执导“武?#25191;?#22855;?#26412;?#21046;《师父》,后凭借该片获得第23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与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35759;?#20316;设计奖。


    其实,在众人熟知的电影人徐皓峰背后,藏身着一位作家徐皓峰。他曾经撰写非虚构作品“武林纪实”三部曲(《逝去的武林》《高术莫用》《武人琴音》),同时也?#23567;?#36947;士下山》《刀背藏身?#36820;?#34394;构作品。收录于《刀背藏身》中的短篇小说《师傅》曾荣获《人民文学》短篇金奖。徐皓峰也因此被称为?#25165;?#27494;侠小说第一人


    在“?#25165;?#27494;侠小说第一人”身后,则藏身着一位文学青年徐皓峰。徐皓峰曾说:在开始做武侠小说之前,他做了好几年非常苦哈哈的、?#21019;?#25991;学的青年。收录在《处男葛不垒?#33452;?#20070;中的九篇小说,就是那位不为人所熟知的文学青年徐皓峰当年的作品。


    写作是美丽的意外

    徐皓峰的童年与青春期和姥爷和姥姥一起度过,住在北京的胡同中,可以说,北京城的历史文化、老北京的风土人情构成了徐皓峰的创作底色。徐皓峰的北京是一个昨日的世界,是一种逝去的氛围。他在很多次访谈中都谈到对“老一辈人”的缅?#24120;?#23588;其是对老一辈人所恪守的礼仪、法则、生活方式的尊敬。他曾说:老一代遗?#23545;?#25991;学,我们一代遗?#23545;?#25991;化。徐皓峰的野心,似乎是用文学来弥补文化的缺憾。《逝去的武林?#36820;?#21475;述历史作品乃至后来的?#25165;?#27494;侠小说可以视为他挽留、挽救那个北京的一种努力。


    收录于《处男葛不垒?#36820;?#23567;说虽?#24187;?#26377;明显的京味儿,有不少故事甚至发生于上海,但是,徐皓峰心中的那个“北京”构成了一种潜在的参照。他把自己的敏锐的观察与模糊的感受寄托在这些小说?#23567;?#26080;论是《处男葛不垒》中始终对初恋包含深情的葛不垒,还是《者名演员郭国林》里那位在落魄中期待着与同学猪猪重逢的业余演员郭国林,还是其他小说中的一个个人物,都是徐皓峰给那个转折的时代留下的一张张速写。他们虽?#36824;?#30528;荒诞的生活,却怀抱着坚贞不渝?#30007;?#24565;。无厘头的语言风格让一次次的重逢与别离、生存与死亡显得更?#26144;?#37325;。


    高中到大学时期,徐皓峰分别就读于中央美院附中油画专业和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这段时间,他广泛涉猎西方现代艺术。大学毕业之后,热爱电影的徐皓峰一时无法?#19994;?#33258;己?#19981;?#30340;工作,在这段日子里,他曾做过杂志的编辑,到甘肃拍摄纪录片,采访道教研究者……工作是漂泊的,心灵也是漂泊的。就是在这段日子中,他继续着自己的文学创作。生活可以是逼?#39057;模?#20889;作可以赋予他自由。在有限的生活中,借助文学去发现、去创造无限的可能。


    徐皓峰曾说:作品总比作家深邃,写出了意外才叫写作。如?#26031;?#20043;,《处男葛不垒》充满了美丽的意外。

    专题报道

    APP下载
    深圳风采几点开奖
    <tbody id="mcym8"></tbody>
  • <tbody id="mcym8"></tbody>